BOB官网登录-朱家角古镇景区3月下旬恢复开放,每天限流1.5万人次,超八成商铺复工

近日中午,记者在朱家角古镇景区北入口处看到,游客正通过蛇形通道排队进入景区。从3月下旬开始,安静了两个月的朱家角古镇景区又开始热闹起来。

热闹背后,变化也悄然发生。景区外围美周路上,一排近10家餐饮店中,有一半在门上贴出转让通知;古镇商业街上的不少饭店把特色菜的优惠信息做成易拉宝放在最醒目处;有餐饮店老板疫情期间焦虑得去食品厂打零工……

随着气温升高,朱家角古镇老街商业气息逐渐回归。商户们如何应对疫情下的经营压力,想了哪些办法自救?

阿婆粽摊位生意还不错

朱家角镇景区办负责人顾建弟说,目前古镇只开放南北两个主要通道,实行限流措施,每日游客量不超过日最高承载量的50%。“平均来看,以前每天游客数量约3万人次,节假日可达七八万人,疫情期间,景区每天限流1.5万人次。”目前,古镇景区内商铺已复工超过八成。古镇人气恢复算比较快。自从朱家角古镇景区恢复开放的消息公布后,每日预约游客都达数千人,每到双休日,预约人数更是碰到限流的“天花板”。

不过,朱家角古镇商业街要真正恢复元气还有待时日。生意受影响最大的是餐饮。记者近日走访景区内多家饭店,发现生意都一般。正值饭点,整个景区内的饭店除靠河可赏景的桌子有些客人外,其他桌子基本空着。不少饭店还推出优惠特价菜揽客,部分菜品价格赶不上成本。以一道“酱爆螺蛳”为例,这道菜在古镇饭庄仅售1元。“油盐酱醋、人工费就不止这点钱,推出优惠价就是为了把顾客招揽进来,有生意才可能慢慢盈利。”古镇饭庄工作人员坦言。

与之相比,生意稍好的是遍布整个古镇景区的扎肉和阿婆粽摊位。东井街上一家阿婆粽子店的老板娘朱林娟说,虽然最近粽子销量远不及往年同期,但已在明显攀升。放生桥头一家阿婆粽摊位因市口较好,买粽子和扎肉、蹄髈的顾客有时还需短暂排队。

饭店老板开源节流自救

生意受疫情影响,商户纷纷想办法自救。“靠窗一桌客人要只烤鸭,快点给他们做!”中午,水云阁饭店内,40岁的陈孝本正通知厨房做菜。他从安徽宣城到青浦朱家角做生意已有十多年,目前在古镇景区和朋友合伙开了水云阁、隐石佳两家饭店,另外还有一家照相馆、一家粽子店和一家汤团店。作为5个店铺的老板,最近几周,陈孝本常到自己店里当服务员。“以前只有周末没事才到店里帮忙,最近是天天给自己打工。”陈孝本说,饭店生意要打开局面,必须开源节流。开源,是想法子搞优惠招揽顾客;节流,则是要缩减经营成本。“最近我们减少了一些服务员,只能自己上阵。”1月底到3月下旬,饭店不能开张,但员工工资却不能少。陈孝本算了笔账:两个月、两家饭店,房租2万元左右,工资6万元,过年前还采购了3万元左右食材,这些都是直接损失。焦虑之下,他在景区关闭期间找到青浦一家食品厂,打了几天零工。

同样为生意发愁的,还有美周路24号麻辣香锅店的店主孟海峰。记者看到,他的店内冰柜里准备的食材非常少。孟海峰是青浦练塘人,盘下这个店面已有3年多,2017年、2018年生意很火,堂吃顾客往往要等位近1小时。“3月底到现在,生意下滑严重。这条路上近10家餐饮店,每家都是这种情况,已有一半店铺贴出转让通知。”

危机下新商机正在萌芽

疫情影响之下,有危也有机。古镇老街商户纷纷自救转型,政府也给予及时帮助,一些新的商机正在萌芽。

据悉,朱家角古镇景区内的商铺房屋属性多样,对承租镇级集体经营性资产(包括古镇区托管国有资产)的租户,只要协议租金通过评估,可获一定的房租减免。目前有近30家商铺被列入减免房租范围,总计减免租金额达数十万元。不仅如此,私人房东也向承租户展现温情。陈女士在古镇景区北门外开了家杂货店,同时也是美周路一家餐饮店的房东。她说,不久前,承租户来找她,希望房租能优惠一点。“我给他免掉一个月房租。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能体谅的就互相体谅一下。”

针对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朱家角镇不断丰富古镇旅游业态,让商业街对冲击的承受能力更大一些。

美周路48号最近在装修,原本是家粽子店,关闭后被28岁的浙江人李天宇盘下,准备经营一家精品咖啡店。李天宇去年找门店时,曾在青浦城区看中一家店,转让费20万元,一年房租20万元,觉得有点贵。如今,他盘下的店面没有转让费,房租一年6.2万元,节省了一大笔费用。在他看来,朱家角古镇景区可以多一些精致、高端的小店。“我想打造一家有网红气质的咖啡店。我相信只要用心开店、做好产品,生意总会好起来的。”